民心 社会, 心理时评
国内 国际 两岸心动


综述 古代历史 近现代史
考古 历史钩沉 历史人物


综述 宗教 生命哲理 传统心态
人物 民俗 文化时评 文化争鸣


兵家战略 军事心理 古代战争
现代战争 风云人物 兵器知识,


经济综述 牛性熊心 中国特色
世界心潮 金融大鳄 成功秘籍

招生简章 >>
您现在的位置: 亿万先生教育网 >> 亿万先生 >> 历史 >> 历史勾沉 >> 文章正文
文章 书籍视频 图片

亿万先生mr007_mr007亿万先生_亿万先生老虎机

作者:佚名    文章来源:转载    点击数:    更新时间:2013-7-4
    一百年前的今天,清帝宣布退位。一百年过去了,没有了皇帝的中国,它改变了什么?推翻了皇权专制压迫的中国人,他们的肩上是否感到了一丝的轻松?This is a question。问题只有一个,一千人或许有一千种答案,我这里只讲述一段历史。
公元1912年2月12日,也就是宣统三年的十二月二十五日,养心殿里举行了清王朝也是中国传统王朝的最后一次朝见仪式。这一天清晨,内阁大臣们仍像往常一样头戴翎顶、冠带一新地早早来到乾清宫东南角上的廊子里候旨。
不久,一个小太监的通报声打破了尴尬的沉默:“太后已到,请各位大臣上殿!”
   大臣们听后纷纷起身,他们习惯性的整了整冠帽朝服,随后在外务部大臣胡惟德的率领下走向养心殿。在那里,内务府大臣世续和内阁协理大臣徐世昌早早的在殿中等候。那些带刀的侍卫也像往常一样站在那里,依旧威风凛凛。
  片刻之后,殿外传来太监的通报声:“太后驾到!”
  各大臣齐齐转身,只见隆裕太后在两个太监的引领下,牵着六岁的小皇帝溥仪进了殿,慢慢的走向了宝座。因为是最后一次朝见,也就不按以前的规矩,隆裕太后不垂帘,大臣们也不必向皇帝三叩九拜,只是由胡惟德领着向隆裕太后和宣统皇帝三鞠躬,就算是行大礼了。
 待隆裕太后和小皇帝在宝座上坐定后,胡惟德上前启奏:“内阁总理大臣袁世凯因病不能上朝,特委托臣等前来向皇上和皇太后请安。”隆裕太后听后点点头,说:“袁世凯为国家鞠躬尽瘁,为皇室出力不少。他能为皇室争取到如此优待条件,也实在不容易。今天我就按南北议和的条件颁布诏书,实行退位,让袁世凯去做好善后事宜。”
  说到“退位”二字,隆裕太后还是忍不住眼圈一红,几乎要掉下泪来。底下的大臣们心有戚戚,但又不知道说什么好,一群人局促地站在那里,哭也不是,笑也不是,尴尬异常。
  好在此时御前太监将早已准备好的退位诏书捧至御案,隆裕太后拿起诏书看了数行,泪水终于忍不住夺眶而出,她也顾不得太后的体面,终于当众抽泣起来。隆裕太后满怀悲痛,心想祖宗这二两六十多年的江山,最终在自己手里断送,日后如何去见地下的列祖列宗。想到这里,隆裕太后由抽泣变成嚎啕大哭,嘴里还喊着:“祖宗啊祖宗……”
  看到这里,底下的大臣们也被感染,好几个人开始用朝服的袖子抹泪。作为领班大臣的胡惟德干哭了几声,见大家老这么惺惺作态下去也不是个事儿,只好假装哽咽的对已哭得死去活来的隆裕太后说:“太后,如今大局已经如此,还望太后保重。太后英明睿智,顾全天下百姓,保全皇室上下,臣等深感太后恩德,一定不会辜负太后和百姓的期望。如今优待条件已定,还请太后放宽心,安心退养。”
  隆裕太后听到这里,反而哭得更加伤心了,她将退位诏书紧紧的攥在手里,泪珠儿几乎就要把诏书给打湿。这时,胡惟德想起他袖里还有一份南方议和代表伍廷芳发来的电报,于是急忙从袖中取出,故作惊慌的奏道:“太后,你先别哭,我这里还有南方革命党发来的一份紧急电文,要向太后奏报!”
  隆裕太后一听“革命党”三个字,忍不住又打了个冷战,慌忙止住哭声,她带着哭腔问:“电报里说什么,是不是革命党又要变卦?”
  胡惟德心里一乐,便故作镇静展开电报念道:“万急。南方伍廷芳代表电:今日经参议院同意,如15日下午12点之前清帝不逊位,则收回优待条件。此布,即转北京。”
  隆裕太后听后也顾不上抹泪了,便慌忙将退位诏书交出,命世续和徐世昌赶紧用御玺用印,生怕晚了真的要收回优待条件。
  等盖好印后,胡惟德捧起清帝退位诏书,大声念道:“朕钦奉隆裕皇太后懿旨,前因民军起事,各省响应,九夏沸腾,生灵涂炭,特命袁世凯遴员与民军讨论大局,议开国会,公决政体。两月以来,尚无确当办法,南北暌隔,彼此相持,商辍于途,士露于野。以国体一日不决,故民生一日不安,今全国人民心理多倾向共和,南中各省既倡议于前,北方诸将亦主张于后,人心所向,天命可知。予亦何忍因一姓之尊荣,拂万民之好恶,是用外观大势,内审舆情,特率皇帝将统治权公诸全国,定为共和立宪国体,近慰海内厌乱望治之心,远协古圣天下为公之义。
  袁世凯前经咨政院选举为总理大臣,当兹新旧代谢之际,宜有南北统一之方,即由袁世凯以全权组织临时共和政府与民军协商统一办法,总期人民安堵海内乂安,仍合满、汉、蒙、回、藏五族完全领土为一大中华民国,予与皇帝得以退处宽闲优游岁月,长受国民之优礼,亲见郅治之告成,岂不懿欤!”诏书文笔典雅清婉,据说出于前状元张謇之手笔。
  在念完诏书后,清王朝最后一次朝见仪式便宣告结束,胡惟德拿着诏书,领着各大臣向隆裕太后和宣统皇帝再次三鞠躬,随后便退出殿外,从此就不再是清朝的大臣了。
  隆裕太后愣愣的看着这些人走出殿外,而身边的小皇帝溥仪仍旧像往常一样懵懵懂懂的,他哪里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等大家都走了后,溥仪便也要急着跳下宝座,想走出这阴森的大殿出去玩耍。隆裕太后见后,急忙将小皇帝抱下,不料刚才哭得过于伤心,两人差点摔倒在地,好在太监们急忙赶过来扶住。在太监们的扶掖着,隆裕太后和小皇帝溥仪随后怆然还宫。
  千秋万代终是梦,俱往矣,换了人间。清朝二百六十八年,入关后从摄政王多尔衮定都燕京开基,最后也是以摄政王结束,莫非也是天数所致。
  1913年2月22日,隆裕太后因痰症发作而去世,当时离清帝退位仅一年零十天。隆裕太后弥留之际,对七岁的溥仪说:“汝生帝王家,一事未喻而国亡,而母故茫然不知也”,随后,又对旁边侍立的太保世续说:“孤儿寡母,千古伤心”,其语凄惨悲凉,为世人所知。
辛亥之役中,仅凭革命党的实力实不足以颠覆清王朝,但在这场多方角力的竞赛中,结果却是“清室完败,民党虚赢,地方军事实力派坐收全功”。论局势,当时的形势实际上对北方有利,山西的阎锡山已经被北洋军赶出了太原跑到晋西北打游击;陕西的革命军也已被前陕甘总督率大军围困,西安城破指日可待;革命首义地武汉,汉口、汉阳相继沦陷,武昌危在旦夕,唯独值得安慰的是,江浙联军攻下南京,如果南京被破,南方恐怕是传檄而定(就像1913年的“二次革命”一样)。
但运气很好的是,袁世凯下令不打了。因为他没有钱,新政后靠赤字财政维持的清廷也没有钱,列强严守中立,拒绝给任何一方贷款。大战是天底下最花钱的,没有钱就不能打仗,除非你像流寇和军阀一样不守规矩。革命党也同样没钱,他们也无法维持数量庞大而毫无作用的革命军,谈判成了南北双方都能接受的选择。
伍廷芳与唐绍仪主持的南北和谈最终达成的结果是,召开国民大会以决定“国体问题”(即共和还是君宪),但孙中山海外归来后(1911年12月25日抵上海),其坚决反对国民大会而抢先于1912年1月1日成立南京临时政府,宣布实行共和。
袁世凯未必热爱清廷,“以国民会议议决国体问题”也是为了避免欺凌“孤儿寡母”之讥,同时也为清廷倒台提供了台阶(同时尚可优待清帝及皇族)。但事与愿违的是,南方革命党在共和问题的决绝态度及南方“另立中央”的既定事实令其无所适从,回旋余地减无可减,在“战既无饷,和又无策”的局势下,袁世凯也只能与南方继续周旋下去,以求最终的解决之道。
在与南方代表反复争辩谈判后,双方最终在一桩幕后的交易上达成默契:那就是牺牲清廷并由袁世凯迫使清帝退位,在全国归于共和后,孙中山将临时大总统让于袁世凯,由袁世凯出面组织民国政府。就事论事,这也是当时中外各方所能接受的最佳方案。
1月17、18、19日,隆裕太后连续召开了三次御前会议,讨论清帝退位与优待事宜。在会上,部分年少亲贵(如恭亲王溥伟等)极力反对,但真正能说上话的两个人,庆亲王奕劻已是年老力衰,无力再争,而摄政王载沣则性格柔弱,无意再争,两人对大局均感悲观失望,自觉回天乏术,因而清帝退位之事即成定局。
由于溥伟、良弼“宗社党”的阻扰,发布退位诏书的时间一再延后,直到彭家珍炸死良弼,而同一日,湖北前线的北洋军主将段祺瑞领衔发布共和通电,其中威胁要“率全体将士入京,与王公剖陈利害,挥泪登车,昧死上达”,文中杀气腾腾,虎狼之师已成反噬之势。北洋军的倒戈,最终令清廷残存的抵抗势力土崩瓦解。
无论是摄政王载沣还是隆裕太后,他们治国或许无方,但从人品上看都不是什么坏人,至少他们顺应了时代的潮流,首创了中国历史上以谈判和平移交政权的先例,这也使得国家免于分裂对立、人民免于兵燹浩劫。这种姿态与举动,无疑是识大体的,不应抹杀更不应贬低。相比于六、七年后沙皇或德皇的遭遇,清帝的退位还不能算一出悲剧。在一战进行中或结束后,奥匈帝国、德国、俄国、土耳其帝国的皇帝们都陆续步清帝之后尘而走下皇位,从这个角度来说,辛亥革命或许是一种世界历史的必然而不是简单的一场国内革命。
遗憾的是,历史在选择袁世凯的同时,也选择了武力与军阀。辛亥革命是一场合理化运动,但未必能导致一个更完美的结果,正如朱宗震先生在《真假共和》中说的,“如果谁到现在还看不懂民初政治的本质,也许他只是一个共和概念的拜物教徒,只要看到‘共和’两个字,就要顶礼膜拜,完全不顾幕后的尊神长得什么样。”
从近代社会的进步史来说,粉碎中国两千年来的政治体制、教育制度、法律体系等重大制度的最关键努力,并不是来自于辛亥革命而是来自于清末新政。辛亥革命是一场相对低烈度的革命,它并没有完全吞噬它的孩子们,但与辛亥革命相比,清末十年的新政与立宪更像是一场静悄悄的、影响深远的大变革。
为人所忽略的是,皇帝作为个体存在的同时也代表了一种制度,这种制度性的力量并不会因为末代皇帝的退位而随之消亡,事实上,在之前的经济基础、社会结构、思维模式没有发生根本性变化前,它仍旧像一个幽灵一样继续存在,即便后面的社会公开标榜自己是“共和”或者“民主”。
中国需要的,不仅仅是一场推翻皇帝的革命、推翻外来侵略的革命、推翻专制的革命,最关键的,还在于国民灵魂深处的革命。如果体制结构与国民的观念结构不变,即使赶走了王座上的皇帝,也未必能赶走心中的皇帝;如果人人都想着独裁专制做皇帝,那“共和民主”的架子再完美,又有什么用呢?
是啊,一百年前,清帝退位了,所谓的异族统治也结束了,但为什么换来的结果却只是一个团体的专制代替了一个家族的专制,家天下变成了更多的家天下。革命带来的,到底是进步还是倒退?为什么没有实现人们期待的“一人一票”来决定自己生活的制度呢?这到底是为什么?

  • 上一篇文章:

  • 下一篇文章: 没有了

  • 发表评论】【加入收藏】【告诉好友】【打印此文】【关闭窗口

    栏目精选

    火热专题 更多专题

    全国客服①
    全国客服②
    全国客服③
    教学教务
    合作加盟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热点文章

    频道精选

    总部地址:南京市常府街85号新大都广场乙幢27楼A座 师资介绍 点击进入 亿万先生教育网
    客服电话: 025-84293828 官方QQ群:53314688/78630619  官方微博:http://t.qq.com/nanjingshixinli2006   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06-2008 亿万先生教育网(浏览本网主页,建议将电脑显示屏的分辨率调为 1024*768)苏ICP证06011946号 
    mr007